媒体出版物

昌黎观海


王永斌
2018-10-23

昌黎观海

王永斌


若不是去江南小镇或是历朝古都,我一般不会在城市里逗留。现代城市,都打上了高楼大厦,车流人海的烙印,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昌黎,也是如此。我不喜欢喧嚣。一落脚,就住到海岸边的宾馆。这里的楼阁,别具匠心、布局巧妙,幢幢有一个响亮的名头匾额,诸如“海洋研究所”、“时代海岸”、“培训城”、“管理局”,令人目不暇接。楼群间,一条长街通向大海。街道两旁的商铺里,挂满摆满了泳衣、救生制品及海鲜食品。

抢庄牛牛盛夏的海滨,烈日悬在头顶。拂动的海风,把海空的云朵尽数吹散。可能是午后的缘故吧,街道上的行人很少。空气中,散发着几丝涩咸的味道,但绝无腥腻的气味。海风,吹在人的身上,是那么的凉爽。座座房屋,掩映在青苍、郁绿的树荫里。躺在宾馆里,即使不开空调,也不觉得闷热,身上还得搭条毛毯,贴身被褥略微有些乏潮,让人躺一会就想挪一个地方。没有走向海边,也没听见大海的波涛声。但心心念念的一直掂记着大海。我想,广袤无垠的大海,一定就在街头的那片天空下,碧波万顷地汹涌澎拜吧。一觉醒来,同室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。我一骨碌爬起,来到大街上。街上人来人往,人们身穿泳衣拎着救生圈,一个个地赶向海边。

抢庄牛牛我喜欢大海,曾一次次地跑向大海。在季节不同、天气各异的海况下,领略过大海的各种雄姿伟态。我曾登上崂山,极目远眺过黄海的博大深远;我曾伫立在蓬莱阁的炮台上,聆听过大海咆哮嘶咬岛礁的轰鸣;我曾留连在烟台海边长台上,观看着轮船载走一个个游子;我还曾在塘沽港,细数过无数船只的桅杆帆影;我也曾安坐在曹妃甸码头,腑视着一只只海母,游玩在粼光闪闪的海水中。大海,是雄壮的,它风暴骤起,激荡狂躁,能把海滩上的房屋大树瞬间吞没,能把岸崖边的巨石,撕咬的坑坑洼洼遍体鳞伤;大海,又是柔顺的,安详似母亲,微荡着一波波的白浪,轻轻地抚挲金色的堤岸。

面前的大海呢,背后是一座兴起的滨海新城。一条漫长的沿海大道,将城市与海岸隔开。道堤下,是一大片金黄色的海滩,近看似裁剪师缝缀在海边的玄黄绸缎,远瞅像一条腾挪飞舞的金龙。晴空少云的天幕下,波涌的大海、悠远的长空,迷人极了。水天交际处,离人们的视野是那样的近,仿佛一伸手,就摸到了海的那一边。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,波涛汹涌地鼓荡着层层海浪涌向海滩。一波波接近海滩的水浪,刚刚触到平缓柔软的沙床,就一下降低了威力,堆银涌雪般地变幻成了无数的白色浪花,“哗……哗……”地亲吻着海滩。

抢庄牛牛阳光照耀下的海滩,就似渔民古铜色的脸上,泛了一层白色光泽。而被海水浸泡过的海滩呢,却更加的湿亮金黄,把近岸的海水都衬染成了昏黄色。若不是那茫茫无际的幽海碧波作为背景,我还以为身处黄河岸边,正接受黄河水的洗礼呢?可自己脚下的海水,是那样的清澈见底。被海水磨圆的砂粒、细碎的海生贝壳及微体生物化石清晰可见,更加地给这金色的海滩,增添了无限生机和辉煌色彩。

抢庄牛牛金色的沙滩,宜人的海风,碧波浩渺的大海,吸引了无数游客聚集在这里。沙滩上,无数的遮阳伞,盛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。游玩的人群,摩肩接踵,人声鼎沸。他们有的停留在海岸上玩沙,有的跳进了海里,还有的在水中欢快的跳跃,溅起银白的水花……海面上,一艘艘快艇游船来往穿梭。浮动着洁白圆球的安全区域内,人们尽情地游玩戏水。我也加入到其中,尽兴地游玩。

抢庄牛牛这里的海岸,水清、沙细、滩缓、潮平,适游海域宽广、透明度高,我已经游出150多米了,海水的高度才达到我的胸前。而金色的沙子呢,光滑、细碎、柔软,就是再稚嫩的皮肤踩上去,也不会有丝毫的划伤、刺痕。人们尽情地在沙滩上踢、打、跑、躺。同行的女伴们,甚至把沙子薄薄的盖在身上,晒起了沙子浴。她们的身下,是温暖的海水,身上是洁净的沙子。沙子,细腻、绵酥、舒适、洁净的质感,传递到她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使她们疲惫的身心,紧张的神经,彻底地放松下来,她们忘却了烦恼、失落、痛苦,尽情地溶入到沙滩上,行走在海水中,逐浪在波涛中。

绿洲、黄沙、碧海、蓝天,构成了海滨奇特美丽景观。晚霞渐隐,银月似钩,霓虹闪烁,灯繁如星,涛泊海岸,夜风轻拂……海滨夜景是那样的美不胜收,扑朔迷离。 

一束强烈炽白的圆柱光环,从最高的楼顶上遥射下来,扫过天空,掠过海面,晃过沙滩,一次次地巡视着海岸。岸堤边上,别墅洋楼下的夜市超市、海鲜排档门前灯火辉煌,摆放着各样珍奇海鲜、美酒凉茶……一涌而来的四方宾客,兴高采烈地推杯换盏,尽情地品尝着海滨的美味佳肴,享受着海岸的夜市风情。一家星级酒店门前的台子上,俏丽多姿的女孩们,随着震撼的摇滚乐,舞动出极富诱惑力的身姿。她们还邀请一些人同台献艺,赢来了路人的阵阵喝彩。

抢庄牛牛徜徉在岸堤边的街道上,双眼真是目不暇接。一辆辆小车鸣着喇叭艰难地从身边挪过,摩肩接踵的人流来回穿梭。环海堤岸的堤台上下,小商小贩们摆放了海螺、贝壳、珍珠、藤凳、藤桶、藤盒等各类商品。车辆的喇叭声、人们的叫卖声、震耳欲聋的舞曲声、高高低低的说话声交汇在一起……时时提振着人的神经,让游玩的人们乐而忘返。

夜,越来越深了,人们沉迷在海岸的夜景中,久久地不肯离去……我在街道上转悠得又困又乏,可一点也不想回到居住的宾馆,而是买了些吃的喝的,和一位叫铁牛的北京朋友向沙滩走去。我不知这夜色蒙蒙的海岸线上,有什么巨大的魅力,让我们和她难舍难分,心里总是放不下什么,又惦念着什么,让我们一次次解读着她的情怀,憧憬着她神秘的面纱。那金黄一片的漫长海滩,那一波又平一波又起的海浪,那轻轻吹拂撩人心醉的海风,令人沉浸于欢乐与幸福的回想之中。

抢庄牛牛灯光映亮了海岸。木制的环堤走廊上布满了七色彩灯,一明一熄交替闪烁,让起伏不平的沙滩变得五彩缤纷。一艘艘快艇、游船,并排搁置在沙滩上。人们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地聚坐在五彩的沙滩上。他们捧起一把把的沙子,尽情地玩呀耍呀,拍呀照呀。

这时,丝丝的海风拂来,清爽宜人。躺在遮阳伞下的木条椅上,会觉得刚被海水贴伏在腿壁上的汗毛,全部拂扬起来,随风微微颤动,凉意一点点地浸着身体,令人惬意,舒畅。我就这样慵懒地躺着,静谧地什么也不想,让时光一点点从身边漫过。旁边条椅上的两个女孩子,并肩说着知心的话语。她们的双脚不知不觉地挖出了1尺多深的沙坑,浸出的海水滋润着她们白皙的脚。偶尔有人从面前走过,不留一丝声息。离海面只有十多米的距离,我竟听不到一点海水拍打沙岸的声音。

海空上漂浮着一张张红色的孔明灯,将人们的祝福、心愿带到天堂,传递到彼岸。两个酒意正浓的东北汉子,也燃亮了一张孔明灯,却如何也放飞不到天空,眼看一盏盏盛满心思,装满话语的红灯从身畔飞起,急得抓耳挠腮笑声尴尬。一只打火机打不着,歪歪扭扭地跑回岸边买来再点。我和朋友铁牛走过去帮忙。我们俩仰天撑起红色灯笼的纸罩,他们俩一人避风,一人点蜡。待那热气涨满灯笼,我的手轻轻一松,孔明灯便冉冉升起,带着我们对美好生活的祝愿渐飞渐高。我们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们举手言欢蹦跳在沙滩上。回首时却见一对恋人,将一只装满浓浓爱意的灯儿放走。可人的女孩紧紧依偎在男孩身上……她抬头凝视灯笼升空飘远,将一个甜美的吻,粉印在男孩的脸颊上。

抢庄牛牛海岸真正的美在于黑夜,当白日的喧嚣过去后,只留下海浪拍击海岸的轻涛声。这时,我们才能读懂大海的心思和情怀,才能用一颗心去平静地面对大海。我们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去,又有谁能正真读懂大海的美丽。

抢庄牛牛我轻轻地在沙滩上走过,身后留下一串浅浅的足迹。漫来的一浪浪海水,淹没了我的脚印,带走了我的足迹。我想此刻的浪花一定读懂了我的心思,深邃的海水读懂了我的情怀。我和海水在做深层次地交流,在做完美而亲密的接触。她一次次的靠近我,又一次次的离开,涌动着生生不息的激情,意志不移的坚强。

我们每一个走向大海的人,也像一粒粒沙子,从四面八方随风而来,飘落在这黄金色的海岸线上和海岸上的沙子融为一体。淋浴着阳光、吹涤着海风、与海水相拥、与浪花同唱、拥细沙入眠,把尘嚣、烦恼、疲惫……抛于脑后,做一条脱胎换骨的鱼儿重新跃向大海。做一只孔明灯,载满心愿,腾飞于浩瀚的天空,做一条船儿,休整完毕扬帆远航,驶向理想的彼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