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出版物

又见杨老师


解金锋
2018-10-22

又见杨老师

解金锋


抢庄牛牛“喂,是杨老师吗?我是您教过的学生解金锋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“解金锋呀,记得记得,你不是那个不爱上体育课,逃课被老师罚站的解金锋吗,我怎么能忘记呢!”

……

放下电话,我很愕然。掐指算来,从我高中毕业到现在,已近二十六年头,期间从未与杨老师联系过,而老师仅凭一个名字就能说出他当年所教学生的特征,这使我始料未及,自觉惊叹。其实设法与杨老师取得联系,纯粹是想给自己孩子找个好补课老师才不得已将电话打了过去,我感到自己的“忘恩负义”,和自己体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“自私”来。

抢庄牛牛杨老师教我那会儿,也就三十一二岁的年龄,风华正茂、作风干练,对教学充满了热情与执着,完全没有现在年轻人那种轻浮与狂妄,我每有不会的问题向他请教,他都会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,眼睛里满是期待与善意的目光,完全没有“厌烦与不屑”。也正是缘于此,我才敢大胆地向老师提问,才不怕别人耻笑我笨,老师能够时隔二十余年还对我记忆犹新,大概与此有很大关系吧。

抢庄牛牛我决定登门拜访老师,即使儿子不补课,我也应该亲自探望,不为别的,只为老师那句“怎么能忘了呢”这句朴实的话语。

抢庄牛牛我按同学聚会时得到的住址很快找到了杨老师家。老师住在五楼,家里摆设相当简陋,不过与当年上学时他住的阴暗潮湿的平房相比要好多了。到他家时他不在,他家人说他上班去了。稍坐片刻,便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,接着就是拿钥匙开门,我料想一定是他。果不其然,正是杨老师,虽然他背有点弓,因爬楼梯呼吸还带点喘,脸上略带沧桑,但他的音容笑貌依旧,我一眼便认出了他,他还是那么神态自若。老师也一眼认出了我,并责怪我给他买了东西。

老师性子很急,马上招呼我坐下,从寒喧中我了解到杨老师现在已经不教书了,当上了学校主管教学的副校长,开始从事管理工作了。谈话中我提及了想给儿子找一个补课老师的想法,他很快答应联系了一个年轻老师,并再三叮嘱那位老师要多费点心。与杨老师相谈甚欢,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。我从老师家出来,拨通了高中同学秦彩金的电话,详细询问杨老师近况。秦彩金说,老师一生波折,儿子在上大学时一次车祸落下了残疾。儿子在杨老师的鼓励下,从生活的低谷重新站起来,与生活抗争,现在是一家餐厅的老板。听了他的话我不由感叹生活的无情,生活剥夺了他家人的健康,改变的是他家庭的境遇,也增加了他丰富的人生阅历。时间在变,不变的是他执着的教学育人理念。由于老师独特的教学方式,他培养出的学生不计其数,其中也不乏北大、清华的佼佼者。

抢庄牛牛我不禁为老师的执着而感慨,为老师的桃李满天下而赞叹!杨老师,我会永远铭记您,我会把您作为我工作中保持认真执着的好榜样!